新证券法获通过直击资本市场三大焦点

新华社北京12月28日电 题:新证券法获通过 直击资本市场三大焦点

新华社记者赵晓辉、刘慧

【特朗普:佩洛西将是“最差众院议长”】

三是强化了证券发行中的信息披露。新证券法专设一章,对信息披露作了系统规定。

焦点二:加强投资者保护创新证券民事诉讼制度

佩洛西在信中指,已经要求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纳德勒准备在14日提交一项任命弹劾案负责人的决议,并且将弹劾条款提交到参议院。

焦点一:为分步稳妥推进注册制打开法律空间

10日,佩洛西结束了这一僵局。但是这并没有完全解决这一问题:参议院是否会考虑引入新的证人,从而转移参议员们做决定的压力?

特朗普之前曾表示,他打算阻止博尔顿发表任何证词。博尔顿本人则表示,如果收到传票,他会出现在参议院。

二是调整了证券发行的程序。在明确规定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或者国务院授权的部门作为法定的注册机关这样一个基础上,取消了发行审核委员会制度,并明确证券交易所等机构可以按照规定对证券发行的申请进行审核。同时,授权国务院规定证券公开发行注册的具体办法。

自去年12月18日众议院投票决定弹劾总统以来,佩洛西和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就一直处于对立状态。

外界普遍预测,由于共和党在参院握有多数优势,特朗普将在参院被判无罪,而且参议院从未罢免过任何一位总统。在那之后,美国的热点预计将转向2020年总统大选。

“这次修改的证券法法律责任一章是所有章节中条文最多的。”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经济法室副主任王翔介绍,更严厉地打击证券违法行为,提高违法行为成本,努力营造一个风清气正的市场环境,严厉震慑违法行为人。

特朗普还再次宣称,佩洛西将是“史上最差的众院议长”。

同时,新证券法完善了证券市场的禁入制度,扩大了禁入范围。被禁入的违法行为人除了不能从事证券业务,不得担任上市公司董监高以外还增加了规定,明确一定期限直至终身不得在证券交易所进行证券交易。“不能进行证券交易,就是不能买卖证券,这实际上是一个很严厉的处罚”王翔说。

参议院少数党领袖舒默10日表示,参院中的民主党人已经准备好开始审判,并将尽一切努力令事件真相大白。舒默建议引入的4名新证人中,最让人信服的是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

王翔说,在行政处罚上实行“双罚制”,比如对欺诈发行,除了要对发行人进行处罚,对发行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也要给予处罚。发行人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组织指使导致欺诈发行的,也要给予高额的行政处罚。

一是精简优化了证券发行的条件。将现行证券法规定的公开发行股票应当“具有持续盈利能力”的要求改为“具有持续经营能力”。还比如,在债券公开发行方面,取消了公开发行债券要求公司有净资产的数额标准。

预计参议院将在本月开始审判。有共和党参议员透露,参议院或可在特朗普2月4日发表国情咨文前完成审判,让总统向全国民众交代结果。

麦康奈尔一直在与白宫就策略问题紧密合作,他10日表示,参议院“急于开始行动”。如果麦康奈尔能让共和党参议员支持他的策略,共和党人就能以53比47的优势获胜。到目前为止,他们支持模仿20年前克林顿总统遭弹劾时的模式。

维护投资者合法权益是资本市场健康稳定发展的重要基础。“这次修改突出强调投资者保护,特别是就中小投资者的权益保护这一主线,进行制度设计。”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法案室主任龚繁荣在发布会上说。

11日,特朗普则再次开启“发推潮”,他连批佩洛西和民主党,重申民主党的听证会充满“不公平和偏见”,“除了证明我完全无辜,没有任何作用”。

从行政处罚力度上看,针对欺诈发行,新证券法规定,尚未发行证券的,要给予发行人200万元以上2000万元以下的罚款,已经发行证券的,要处非法所募资金金额10%以上1倍以下的罚款。

他说,证券市场有不同的板块,有不同的证券品种,推行注册制在客观上也不可能一步到位,一蹴而就。按照这次法律的授权,证监会将充分考虑市场实际,特别是要把握好证券发行、证券注册、市场承受能力有机统一衔接,按照国务院的统一部署,分步、稳妥推进。

佩洛西表示,参议员们现在已经可以开始考虑弹劾审判。她写道:“在弹劾审判中,每名参议员都要宣誓‘根据宪法和法律公正执法’。每名参议员现在都面临一个选择:是忠于总统还是宪法?”

此前,特朗普曾经就弹劾案表示,“我并不真的在意,那无所谓。对我来说,我很乐意有参议院接下来审理,因为我们并没做错事。”他还不断指责弹劾调查是“骗局”,并暗示他受到不公平的对待。

王翔说,通过修改证券法,通过综合治理发挥优势,让违法行为人在经济上不但无利可图,而且还要受到一定的损失,在社会信用评价上要受到一定的减损,在行为和活动上要受到一定的限制,构筑起综合惩治的体系。

具体来看,一是充分发挥投资者保护机构的作用,允许其接受50名以上投资者的委托作为代表人参加诉讼;二是允许投资者保护机构按照证券登记结算机构确认的权利人,向人民法院登记诉讼主体;三是建立了“默示加入”“明示退出”的诉讼机制,为投资者维护自身合法权益提供方便的制度安排。

众议院议长拒绝将弹劾条款提交给参议院,要求进行有证人作证的公平审判。她还要求麦康奈尔提供有关审判的细节,好让她决定任命谁为弹劾经理。麦康奈尔拒绝了她的这些请求。

程合红说,新证券法规定,证券发行注册制的具体范围、实施步骤由国务院规定,这为注册制的分步实施留出制度空间。

另外,新证券法针对虚假陈述、内幕交易、操纵市场等违法行为,都大幅度提高了行政处罚力度。

【共和党商议规则,是否允许新证人作证?】

与此同时,中间派共和党参议员科林斯宣布,她正在和其他共和党人讨论一项能让参议院听取新的证词的策略。科林斯的意见很受关注,因为制定审判规则只需51名参议员的支持,民主党人一直在努力说服摇摆不定的共和党参议员,投票支持听取新的证词。

新修改的证券法12月28日在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闭幕会上表决通过。历时四年多、历经全国人大常委会四次审议后,证券法终于完成大修。新证券法直击资本市场焦点问题,在证券发行制度、投资者保护、法律责任等方面进行了完善。

焦点三:全面升级证券领域违法犯罪处罚力度

注册制是此次证券法修改的一个重要内容。“这次修改后的证券法在总结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的经验基础上,按照全面推行注册制的基本定位,对于证券发行注册制作了比较系统完备的规定。”证监会法律部主任程合红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28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

龚繁荣说,这次修订既规范发行人、中介机构等市场主体行为,又规范证券发行、上市、交易、退市各个环节,完善信息披露制度,依法加强监管,加大对证券违法行为的惩处力度,着力构建更加有力的投资者权益保护机制。

新证券法专章规定投资者保护制度,作出了许多颇有亮点的安排。包括:区分普通投资者和专业投资者,有针对性地作出投资者权益保护安排;建立征集股东权利制度,允许特定主体公开请求上市公司股东委托其代为出席股东大会,并代为行使提案权、表决权等股东权利;规定债券持有人会议和债券受托管理人制度;建立普通投资者与证券公司纠纷的强制调解制度;完善上市公司现金分红制度。

“修订后的证券法还探索建立了符合中国国情的证券民事诉讼制度。”龚繁荣说。